快捷搜索:  as  xxx

油价冲高回落 减产协议“无力回天”?市场在怕

  上周五,在OPEC和非OPEC的共同努力下,期待已久的OPEC会议终于达成了减产120万桶/天的成果,在之前的报告中我们也多次提到OPEC必然会达成减产协议,这不仅是OPEC维护市场稳定的责任,更是OPEC逃不出的宿命。

  但是我们看周五的行情,价格最高上涨到6%之后开始回落,收盘时的涨幅仅剩下2%,虽然情况并不是那么的糟,但对比一下16年减产之后市场的表现,我们认为市场恐慌的情绪仍没有完全消退。既然OPEC已经减产了,那么市场到底还在恐慌什么呢?

  这种恐慌的来源其实可以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美国原油供给的恐慌,另一部分是对宏观环境的恐慌,对于宏观的恐慌又可以衍生出来对需求的恐慌。

  对美国供给的恐慌上,主要表现在上周的EIA数据上。EIA数据显示,美国已经从一个原油产品净进口国完全变成了原油产品的净出口国,这种变化的背后,是美国原油产量的突飞猛进。

  助推美国从净进口国变为净出口国的一个重要推力是美国原油出口管道的完善。根据彭博的报道,美国的输油管道运输能力在2019年仍将会大幅的增长,届时管道的能力将完全覆盖掉美国的原油产量,美国的出口问题将不再是成为制约美国原油产量的一个关键因素。到那时,以美国原油的品质和贴水,页岩油可以轻松的抢占到市场份额。因此我们看EIA的预测,美国原油产量在2019年会继续大幅增产116万桶/天,对于美国原油的大幅外流是市场恐慌的一个主要原因。

另外,对于宏观环境的担忧,对于全球的经济的担忧,对于全球原油需求的担忧是市场恐慌的另一个原因。在贸易摩擦上,我们看到了美国对于中国咄咄逼人的态度,华为CFO事件之后,我们看到市场对于贸易摩擦能否向好越来越不确定。这种不确定性传导到经济上便是美股的大跌,中国股市的萎靡。传导到原油的需求上便是全球原油需求增速的下滑。
  另外,对于宏观环境的担忧,对于全球的经济的担忧,对于全球原油需求的担忧是市场恐慌的另一个原因。在贸易摩擦上,我们看到了美国对于中国咄咄逼人的态度,华为CFO事件之后,我们看到市场对于贸易摩擦能否向好越来越不确定。这种不确定性传导到经济上便是美股的大跌,中国股市的萎靡。传导到原油的需求上便是全球原油需求增速的下滑。

  根据EIA的数据显示,2019年全球需求的增速将会明显下滑,其中下滑幅度最大的就是美国。EIA的这种担忧正是贸易摩擦背景之下的投资者担忧。华为事件不平息,我们很难想象90天之后中美之间会达成一个停火的方案。当前情况下,我们也很难想象全球经济复苏的进程再次起步。

外媒报道称,特朗普在美股暴跌之后开始出现焦虑的情况,特朗普一直把道琼斯指数当做自己的政绩来看待,道琼斯就像特朗普看待民调一样重要。在道指出现下跌之后,特朗普咨询了自己的经济顾问,以确保自己的言论没有伤害到股市,特朗普仍然把股市的下滑归咎于美联储强硬的政策。在特朗普没有看到贸易摩擦引发的股市下跌之前,美股的表现仍然不容乐观。
  外媒报道称,特朗普在美股暴跌之后开始出现焦虑的情况,特朗普一直把道琼斯指数当做自己的政绩来看待,道琼斯就像特朗普看待民调一样重要。在道指出现下跌之后,特朗普咨询了自己的经济顾问,以确保自己的言论没有伤害到股市,特朗普仍然把股市的下滑归咎于美联储强硬的政策。在特朗普没有看到贸易摩擦引发的股市下跌之前,美股的表现仍然不容乐观。

  另外据统计局最新消息发布,中国11月CPI年率自5月以来的首次回落,2018年11月CPI环比下降0.3%, PPI环比下降0.2%。同时中国11月份的进出口数据也出现了大幅下滑,这种下滑的背后,是中美贸易摩擦的反馈。

  经济下滑更为微观的表现就是柴油裂解价差的萎靡不振。我们发现虽然中美贸易摩擦没有完全的爆发,但是柴油裂解价差已经开始反映了经济的下滑。最近不管是美国的柴油裂解还是中国的柴油裂解,无一例外都出现了见顶的信号,尤其是中国裂解价差下滑极大的压缩了炼厂的利润。炼油利润的大幅下滑,最终会影响到炼厂的开工,继而影响到原油的需求。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